当前位置: 今日视点在线> 文化

汉王地域文化展播专栏|初识牛尾泉

发布日期:2022-09-08 21:06:20 作者: 刘 建

        走近牛尾泉的时间不短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走近它,是四十多年前的事。那会儿,父亲下放到武乡当农民,在当时的白庙公社五郎村附近修东干渠。临近春节,民工们回家过年,父亲一个人看水利工地,妈让我给父亲送点衣物。我走了四五个小时的路,又饥又渴,正准备去农家讨口水喝,见黄土坡下水雾弥漫,下得坡来,发现是一眼泉,掬捧水喝,温的,我便趴在泉边一气喝个够。


1
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来个挑水的大嫂,我问她这村的名称,她说水既然叫牛尾泉,村子自然是牛尾泉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原本想借着喝了水生出的气力赶路,爬上坡。父亲正好从半坡上低矮的毛毡工棚里钻出来。

 

2


        再一次见牛尾泉,是本世纪初。那会儿,我在区文化文物广电局任局长,得知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,一个叫亢学诗的人在那里成立了陕南第一个农村党支部。我住在亢家窝的富元哥家进行采访时,经常去泉边挑水或洗衣服。


3


        一天,我在泉里接水,想到这水一年到头流着岂不可惜,如果有开发价值,咱帮村里贷上一亿元的款,用九千九百万元打广告进行包装,用一百万按水管子买塑料瓶和雇人装水,说不定能让家家富得流油。我采集了水样,让从事化验工作的妻子送到省里有关部门进行检验。结果出来了,水绝对干净没有一个大肠杆菌,但是作为商品用水搞开发不行,缺两种微量元素。事儿就此搁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村里给家家装上自来水,牛尾泉成了村民洗衣服、淘猪草和饮牛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江南住了两年多,喝过二泉等名泉的水后,一个念头慢慢从心里升腾起来,我琢磨,咱牛尾泉成不了值得开发的商业水,咱做为民用之水挖掘挖掘也行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年底,我回到汉中。一走多半年,我的好友著名茶叶专家王有泉来汉中办事时要为我接风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我所知,茶叶专家往往对水有着特殊的鉴赏力。离吃饭时间尚早,我提议去牛尾泉看看。来到泉边,他看看地形,用手掬点水在舌尖品品,眼睛一亮说,很柔,水质挺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让开车的小王拿些空塑料瓶装些水带回汉中,吃完饭,我们来到千山茶楼,把带回的牛尾泉水倒进壶里烧开,先给每人倒了半杯白开水。在座的大多数是品茶的专家,他们喝口白开水,借着水在口腔里扩散的感觉,说这水是难得的山泉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问,何以见得?


4


        王有泉说,好水往往是把该走的路走完,不该走的路一步没走的水。就说刚从石缝里流出的水吧往往含的矿物质太多,路走少了没沉淀下来,比较暴,如果在地下流的时间长了,难免会有腐质植和泥土的味道,而这水很温和,不燥,味很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给我们做茶艺的何苗把绿茶和红茶泡好,她很年轻,却对茶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,她说好水往往能还原茶最好的一面,让泡出的茶水达到制茶人最理想的色泽和味道,你看,这水泡出的茶汤是不是格外细腻,色泽是不是很生动?

        我品口茶,借着茶汤丝绸般润滑的感觉,感叹道咱走近牛尾泉的时间不短了,而眼下只是初识牛尾泉啊!


5


        我想,牛尾泉一定是不想沾染商业的铜臭,故意少了两种元素,躲开了人类贪婪的目光。它把该走的走完,不该走的路一步不走,保持着自己的洁净,是何等的圣洁!

        人是水作的,好水亦会对人有启迪作用的,初识的牛尾泉为证。


分享此页
图片推荐 Recommended